[1]郭龙龙.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的三大中医疗法[J].现代中医药,2019,(05):040-43.[doi:10.13424/j.cnki.mtcm.2019.05.013]
点击复制

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的三大中医疗法()
分享到:

《现代中医药》[ISSN:1006-6977/CN:61-1281/TN]

卷:
期数:
2019年05期
页码:
040-43
栏目:
出版日期:
2019-09-16

文章信息/Info

作者:
郭龙龙
陕西中医药大学
关键词:
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中医疗法主要优势运用时机
DOI:
10.13424/j.cnki.mtcm.2019.05.013
摘要:
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(PID)现为妇科门诊及住院部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,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,单 独或配合运用口服中药、中药灌肠及普通针刺在内的三大中医疗法,可达到显著的治疗效果。口服中药的主要 优势在于疗效显著、使用方便及调理人体阴阳,改善疾病预后,在应用抗生素难尽其效时选用该法较为适宜。中 药灌肠具有疗效佳、起效快、疗程短等优势,在患者症状较重、拒绝口服中药、内服较多其他药物及合并肠道疾病 时可优先选择该法。针刺治疗止痛效果显著,而且环保廉价,以慢性盆腔痛为主要症状的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, 优先选择此法。三种疗法的合理配合,进一步增加疗效,提高患者满意度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:


[1]谢幸,苟文丽.妇产科学[M].8版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 社,2015.
[2]李雨静,谢波.谢波治疗湿热瘀结型盆腔炎经验总结. [J].中 国 中 医 基 础 医 学 杂 志,2018,24(10):1489 -1481.
[3]刘敛,陈锦黎.陈锦黎从疏肝补肾论治慢性盆腔炎. [J].上海中医药杂志,2012,46(3):22-24.
[4]冯桂玲,李艳青.褚玉霞治疗慢性盆腔炎经验介绍. [J].辽宁中医杂志,2009,36(9):1463-1464.
[5]沈敏婕,史学敏.浅谈中药免煎颗粒.[J].大医生, 2017,8(35):65-66.
[6]李丹虹,王慧,谢波.自拟慢盆方治疗盆腔炎性疾病后 2019年 9月第 39卷第 5期 Sep.2019 Vol.39 No.5 现 代 中 医 药 Modern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 ·43· 遗症的疗效观察.[J].按摩与康复医学,2018,9(21): 26-28.
[7]周瑞.中医治疗反复发作盆腔炎患者的临床疗效.[J]. 医疗装备,2018,31(18):97-98.
[8]戴玲玲,周欢.中药灌肠治疗盆腔炎 86例的临床疗效 观察.[J].北方药学,2016,13(9):113.
[9]吴荟敏.中药灌肠治疗盆腔炎性疾病疗效观察.[J].实 用中医药杂志,2018,34(5):537.
[10]梅全喜.中药灌肠剂近年来的应用.[J].中国中药杂 志,1989,14(6):29-31.
[11]杨金玲.针刺治疗盆腔炎性疾病后遗症慢性盆腔痛的 临床研究.[D].黑龙江中医药大学,2017.
[12]崔韶阳,袁双双,谭朝坚等.针药并用治疗慢性盆腔炎 观察.[J].上海针灸杂志,2018,37(2):196-199.
[13]杨新鸣,黄金金,彭艳.中药口服配合灌肠治疗气滞血 瘀型慢性盆腔炎的临床观察.[J].中国中医药现代远 程教育,2018,16(19):89-92.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赖忠涛.朱庆军论治慢性腹泻经验撷菁[J].现代中医药,2019,(01):003.[doi:10.13424/j.cnki.mtcm.2019.01.002]
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9-09-15